喜力娱乐

当前位置:喜力 > 喜力娱乐 >

中国的电竞选手早已不必像sky一样艰苦

时间:2018-08-31 09:59 作者:admin 点击:

  国内“游戏是不是精神鸦片”的讨论持续得有十几年了,现在也没形成统一意见。不过,世界范围内的形势已在变化:虽然本届亚运会电子竞技只是表演项目,但四年后的杭州亚运会,电竞已确定为正式项目。跟传统体育项目一样,电竞选手也可以为国摘金夺银。不知道你们看不看亚运会,反正岛叔看了。大部分时候,场馆和赛场上都是交替响起中国和日本的国歌;金牌榜上,中国每次100多的数字,也折射出洲际范围内中国绝对的综合霸主地位。
 
  不知是否是年岁渐长的缘故,对体育项目的兴趣也发生变化。以前偏好看球类,现在觉得田径项目也非常美,甚至在周末的早晨,看完了电视上整个马拉松的过程。铁饼、标枪、铅球这些传统项目,记忆中,就连运动姿势也未发生过太多改变;肌肉的线条和运动的流畅背后,依然能让人想起古代的战场,那时这些项目用来战争。
 
  但时代已变。昨天下午,中国电竞代表队在《英雄联盟》这个项目上击败宿敌韩国,拿到冠军。再往前推几天,在《王者荣耀》国际版——AoV项目决赛上,中国队也成功登顶。算起来,本次中国代表队参加的三个电竞项目,共收获2金一银的优异战绩。
 
  比如,上一届仁川亚运会,在主办国韩国的平均收视率只有5.6%;赛前韩国调查机构数据显示,53%的被调查者表示对亚运会“几乎不感兴趣”或“丝毫不感兴趣”——而就在短短十几年前,2002年釜山亚运会时,还有65%的人表示对赛事“有兴趣”。
 
  更具代表性的数据是,在这项调查中,年轻人对亚运会的兴趣呈急剧下降。60岁以上的受访者中,有58%对赛事表示关心;在20-29岁的受访者中,表示关心的只有35%。
 
  主办国尚且如此,其他国家可想而知。极端者如越南,本来今年的亚运会是越南申办成功的,但由于财政吃紧、担心修建的大批场馆难以收回成本,大量民众反对承办,最后政府宣布放弃举办权,印尼救火接盘。
 
  在岛叔的同事、一些专业体育记者看来,亚运纳入电竞项目,最大的动力就是要去吸引年轻人。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除电竞外,本次亚运会还新设了街头味道浓重的滑板、3对3篮球等项目。
 
  3v3篮球,来自中国的草根球队夺冠3v3篮球,来自中国的草根球队夺冠
 
  其实,别说亚运,就连奥运的吸引力也在下降。2016年里约奥运,美国电视台NBC黄金时段的收视率就同比下降了17%,其中18-49岁人群收视下降了25%;在中国也差不多,里约奥运在央视的综合收视份额,从2012年的48.7%下降到29.9%。为吸引年轻人,东京奥运也纳入了滑板和攀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竞份额的不断扩大。去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比赛峰值达到1亿人,决赛场地被搬进鸟巢而且一票难求;2017年,游戏直播平台Twitch有近1.85亿观众;Youtube上的游戏内容观众达到5.17亿人。
 
  仅在中国,2017年底,游戏直播的观众规模已超过2亿人;中国的电子竞技联赛也已吸引到了许多顶级品牌赞助。根据预测,几年后,即便是不含游戏本身收入在内,中国的电竞市场也将突破250亿元规模。
 
  换言之,不论你对观感和印象如何,无论是不是玩家和观众,电子竞技本身已经迅速崛起并长成难以忽视的文化现象。
 
  体育
 
  人类为何会钟情体育?
 
  “正如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不是成功而是奋斗,奥运最重要的也不是胜利而是参与。最本质的事情不是征服,而是奋力拼搏。”
 
  这是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的名言,无数体育人、体育爱好者从不同项目中体验到的美感和激动感,大致都来于此。
 
  其实,体育项目之间也有着相当大的差别。有的完全是身体层面的较量,比如田径;有的是技巧、团队因素更多,如三大球;有的则基本不看重纯身体素质,而是头脑智力层面的比拼,比如棋牌。
 
  在此意义上,电子竞技之于体育,和棋牌类的本质更为接近。它强调团队、强调合作,强调手眼心的配合,强调策略与技巧。中国电子竞技队的队员看上去大多文弱甚至戴着眼镜,的确和人们传统印象中的“运动员”形象差异不小,但在追求胜利、团队荣誉感、训练与付出上,其实没有太大差别。
 
  相较于被广泛热议的“打游戏”,电子竞技的残酷程度高得多。今年带领中国队拿到AoV项目冠军的教练李托说,与其他体育项目一样,一名职业的电竞选手要面对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经历大浪淘沙站到行业顶端的人,九牛一毛。
 
  除了要有一定的天赋外,“有一颗不服输、爬到顶峰的心,作好吃苦的准备,才能具备职业电竞的资格”。
 
  而在《英雄联盟》项目决赛上战胜韩国、拿下三局MVP的中国选手Uzi看来,“世界上所有体育项目的顶级运动员都是一身伤病,都是在历经普通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才能站上巅峰的”,“这是电子竞技选手需要承担的代价”。
 
  去年11月,国际奥委会称,“电竞选手为了比赛所付出的准备与日常训练的强度,以及选手体现出的超越自己的精神,都可以认定,具有竞争性的电子竞技,可以被认为一种体育运动”。
 
  不过,奥委会主席巴赫也明确划出了红线,那就是杀戮、暴力或任何形式的歧视性游戏,永远都不会被认可为奥林匹克的一部分。
 
  认可
 
  相较于训练的艰苦、比赛的残酷,大部分电子竞技从业者更在意的是整个社会的认可度。
 
  早在2003年,体育总局就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之后这个编号又提前到78。2016年,教育部也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正式纳入高等职业教育体系。
 
  但现实依然残酷。早期中国电竞的代表人物sky,即便在世界电竞大赛(WCG)上代表中国拿到冠军,回来依然是在出租房内条件简陋地坚持着;初入电竞行业时,李托也曾害怕家人反对,就谎称自己“出去赚钱了”。
 
  李托说,“电竞需要大众的认可,不然大家总觉得打电竞是很低下的事情,很多人在电竞的这条路上也缺乏自信。”
 
  随着名声日起,李托受到了家人更多认可和支持;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的电竞选手早已不必像sky一样艰苦。资本的大量注入、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一些职业选手可以年入千万,一些赛事可以直逼甚至超过传统体育赛事,一切都跟早期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