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力娱乐

当前位置:喜力 > 喜力娱乐 >

深切体会到一个资本周期的潮涨潮落

时间:2018-06-24 10:02 作者:admin 点击:

  融资难,是影视公司和影视项目近一年来的深刻感受。行业最热的年份里,影视项目可能只有一份PPT,就能拿钱;后来,要看卡司是否真的签了约,看IP是否有热度;现在,头部电影项目常常需要十几家公司一起码盘,分散风险,腰部以下项目融资周期越来越长。
 
  不过,对于那些真正踏实做电影的人来说,资本的低谷,恰好祛除了此前热钱带来的浮躁和乌烟瘴气,整个影视行业也终将回归“拿好作品说话”的理性。
 
  站在投资的角度,现在还很难说是抄底的好机会,毕竟二级市场股价还在下跌,但新一轮的投资机遇,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
 
  凭PPT拿到项目融资的日子不再,资本变聪明了
 
  去年爆款影片《战狼2》一举拿下来56亿的票房,但即便是这个项目,在融资初期也并不顺遂。
 
  当时,主创吴京不仅抵押了自己的房产,去光线等多家大公司寻求融资也多次碰壁。成本高,风险大是当时《战狼2》融资难的原因之一,后期超支后,成本达到2亿元。
 
  从2014年年底开始,单片制作成本迅速攀升,趋势就已很明显,这使得影视公司对资金需求越来越大。原来成本1亿就是大片,而现在,投资3、4亿都属正常。去年贺岁档上映的《妖猫传》耗时6年,制作耗资10亿,仅一个唐城就耗资30亿;《封神》三部曲预计耗时9年,总投资30亿……
 
  影视项目的成本快速拉高,而电影市场并没有如人们的野心那样快速增长,这让投资的亏损几率升高。
 
  “大体量的影片都想分散风险。投资方不敢贸然进去,生怕变成炮灰。”一位制片人称,这也是现在有些项目投资方能达到一二十家的原因。
 
  当然有些项目成本也不是天然就高,而是在后期溢价中变成了“大体量”,企图在影片没上映之前就把成本先收回来。这种转嫁风险的意图,一度让保底发行大行其道,随着保底失败的案例越来越多,更多制片方又回到了溢价的方式。
 
  这怎么玩儿?比如一个实际成本3000万的电影项目,出品方会开出1.5亿的盘子,开放10%的份额。一位制片人透露,今年五一档上映的一部影片,集结了众多明星,由一家老牌影视公司制作,成本大约6000万,但后期对外报价1.5亿,甚至有些公司是按照2.2亿的价格投了进去。
 
  在影视领域,核心出品方赚钱,跟投方亏钱,早已不是新鲜事。因此,不少好项目有时候融资也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烂项目就更不用说了。
 
  经过几年的摸索,即便是业外的影视投资人也已经摸清楚了这个行业的大部分套路。仅靠一个PPT,一个拟定的主创班底就能拿到投资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从影视项目,到影视公司,再到二级市场的上市公司,影视行业的“脸上”写着两个字--缺钱。到底情况有多严重?打听一下会发现,不少文娱基金二期的募资至今没有完成,有些甚至关门大吉。
 
  “以前经常有人来找我,希望联手成立基金,有土豪,也有其他行业的公司,但2018年,再没人提这件事。”一位影视公司创始人表示。
 
  这次融资寒冬,就像是一个“灰犀牛”事件,所有人眼睁睁看着却躲不掉。除了影视行业自身的问题,金融去杠杆引发的整个资金环境紧张也是大背景。易凯资本王冉直接警告称,一级市场资金断崖式下跌,募资越来越难,GP们势必开始珍惜子弹。
 
  “灰犀牛”一般是指概率极大、冲击力极强的风险。相对于黑天鹅事件的突发性,灰犀牛事件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可以预见的大概率事件。
 
  一级市场融资难,二级市场也不好过。大盘震荡,再加上崔永元事件的影响,影视股普遍下跌,机构投资主力大批出逃。
 
  2014年的“三马入华谊”,一次性拿出36亿现金投资华谊……而如今,影视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境遇早已今非昔比,曾经的资本盛宴如今到了清算的阶段。
 
  这次小崔事件暴露出更多影视行业深水区的秘密。由于影视行业工业化程度低,各种不规范的操作方式一直存在。
 
  一位上市公司制片人表示,某位剧组副导演助理,正常工资每月4000元,但他3个月收入10万,怎么赚的?剧组的车加油,他找加油站一起赚。
 
  “一个剧组从上到下都有可能出现问题,买个道具报账10万,实际可能就1万。这花的都是出品方的钱啊,还有谁愿意投?有的出品方都转为承制了。”
 
  电影项目风险高,不少电影人将眼光瞄准了剧集,尤其是网剧。制作周期短,有视频网站买单,风险也更加可控,通常提前就锁定了收益,包括张艺谋、陈可辛等大导演纷纷宣布入局网剧。
 
  越没有大卡司,电影项目就越融不到钱,越融不到钱,电影项目开机就越少,整个行业会陷入恶性循环。
 
  影视公司一级市场融资陷入僵局,头部效应加速整合
 
  在影视项目融资难度增加之外,影视公司的股权融资,情况更加不乐观。
 
  嘉行传媒和开心麻花超过50倍PE估值融资的情况,如今可能好景不再。短期内,影视公司IPO的通道几乎被封死,整个行业都在寻找资本新出口。
 
  有些影视公司,在过去1年半时间都在融资,但目前仍未close,一些影视宣发公司的融资情况也不容乐观。而“腾讯爸爸”和“阿里爸爸”,在视频网站PK的大背景下,成为影视公司最大的金主,前有腾讯从光线手中接盘了新丽传媒的股权,而近期有消息称,某知名剧集公司刚刚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但估值跟上一轮持平,由腾讯领投。
 
  这家公司算是剧集公司中比较成功的了,虽然“爆款”不多,但一年一部大剧还是能保证。“它是这两年资本市场推动下诞生的典型,钱到位,人到位,资源也不差,比其他公司条件好多了。但是在内容上,它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耐心。这也说明,内容制作这个东西,不是1+1就一定等于2。”一家上市公司制片人称。
 
  2016年之后影视行业还曾经诞生过一批导演工作室和编剧工作室,其中一些也进行了资本化。但现在,这些公司再想下一轮融资,恐怕就比较难了,“投资人意识到,不是多给钱,就一定有好内容出来”。
 
  从一级市场大环境来说,今年很多私募基金募资情况都不是很好。有些纯理财基金,只募集了20%的资金,甚至10%。投资医疗、生物、技术类的基金募集情况会稍微好一点。但文娱基金中就连排名靠前的基金募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
 
  易凯资本CEO王冉表示,增量资金断崖式下跌,一级市场估值调整在即。“我们判断今年下半年流入以及市场的资金至少减少50%-60%,甚至可能减少70%-80%。受其影响,中国一级市场的估值水平半年内会普降30%,个别之前泡沫比较严重的领域可能会降50%以上。”
 
  一位长期关注文娱领域投资人表示,影视行业“水很深”,但是经过这几年的投资热,整个行业在投资人眼中,已然没有太多秘密。
 
  “当你对这个行业足够熟悉的时候,就会明白,只有更头部的项目,才会匹配相对合适的价格。以前只要有个平台的购剧协议,公司就能融资,现在可能需要拿到平台盖章,甚至付一部分定金,投资人才会考虑。投资机构的判断已经更加理智,出手也会更谨慎。”
 
  此前,新瞳资本合伙人沈佳荣也分享过他投影视公司的一些经验。在他最早的判断中,有好内容,商业模式足够好就值得投资,但后来发现,文娱公司创始人很难拿捏文化与商业之间的平衡。所以,此后决定不投纯内容公司。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上市公司增发募资潮曾经蔚为大观,仅2015年文化传媒板块的增发募资就达到865.63亿元。2017年至今,上市公司一级市场融资规模大缩水。近几年增发融资规模远远超过IPO融资。
 
  大环境不好,融资难,IPO更难,目前正在排队上市的多家公司也纷纷受到证监会各种盘问,2017年,整个行业仅有3家公司上市成功。
 
  根据Choice的数据,2018年至今,A股文化传媒板块仅完成了两项增发,累计融资额仅17.23亿元;影视板块IPO则仍保持着零的纪录。
 
  资本正在寻求新的出口——赴港上市。资本正在寻求新的出口——赴港上市。
 
  不止一位投资人透露,影视行业不少公司都在积极准备赴港上市计划,既有从新三板摘牌的公司,也有一些老牌影视公司。
 
  “香港的政策更加透明化一些,让人做到心有准备。毕竟,新丽传媒等公司多次IPO不成功,已经给行业带来了阴影。”一位业内人士称。
 
  今年4月份,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与港交所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这意味着“创业板+H股”的模式已经正式落地。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一般可在6-12月左右可完成上市过程,融资手段也更多样化。
 
  目前,猫眼微影、映客等多家文娱公司都相继传出即将赴港股上市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