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力国际

当前位置:喜力 > 喜力国际 >

货币化能力强的互联网公司就一定值钱吗?

时间:2018-08-22 09:15 作者:admin 点击:

  最近有家在美国刚刚递交IPO招股书的趣头条,成立两年多,月活4880万,日活1710万,用户平均日使用时长55.6分钟。它用算法和推荐做资讯和短视频,号称小版今日头条,又有月活又有用户时长,变现模式又是现成的。
 
  但是如果分析这家公司的获客和留客成本,由于收徒制(一种鼓励用户进行产品自我推广的市场激励)和阅读奖励机制(用户在趣头条阅读资讯看短视频,趣头条根据阅读时间反补用户现金),市场费用很高,2018年上半年收入7.18亿人民币,但是市场费用就高达8.36亿。有些产品虽然是刚需,并且是长生命周期,但是做不出差异化,垄断力不够,竞争激烈,该公司的产品可能会因为竞争被另一个产品干掉——比如早年的四大门户,做得是新闻,彼此之间竞争激烈,而现在面临头条等冲击很大,用户被抢走。
 
  78……此处省略,敬请自行补充。
 
  评估互联网公司的用户资产负债表,应该从至少以上多个维度进行评估。
 
  但是手机清理产品属于纯工具类产品,和用户交互的时间非常有限,空有用户数却无有效用户时长,货币化能力又弱;同时又面临较强的同质化竞争,不具网络效应和排他效应。这类互联网公司的用户资产价值就很低。
 
  用户时长越长就一定越值钱吗?不一定。
 
  以长视频为例,爱奇艺(NASDAQ:IQ)、腾讯视频、优酷的用户时长应该都能排进国内前十。
 
  但是由于获客和留客,都是通过砸钱买内容的方式来实现,获客和留客成本高,三家之间的同质竞争惨烈,货币化能力相对弱(长视频由于时间颗粒度太粗造,广告只能通过贴片广告,天花板很低),故而三家估值加起来也不足500亿美元市值。
 
  货币化能力强的互联网公司就一定值钱吗?不一定。
 
  比如网游公司,网游产品研发成功后简直比卖白粉还赚钱,但是产品用户生命周期短,尤其是手游时代的爆款衰退速度更快,而且作为内容创意产业面临激烈的竞争,所以网游研发公司的估值并不高;
 
  再比如直播,只要能搞到用户也是印钞票一样,但是你看前几年火爆的一些平台也是快速陨落,核心在于获客和留客能力出现问题。
 
  趣头条的用户资产负债表是否健康?要看其补贴阅读用户的逻辑是否能跑得通,包括变现能力是否能提高,以覆盖期高昂的市场成本。
 
  最近在香港上市的美团,从多个维度来看都是很棒的:用户量够大、够高频、离交易近货币化能力强、用户的生命周期和生命价值高。但是在获客和留客方面,美团需要付出的服务成本是很高的。
 
  美团作为小巨头,在互联网行业最极致的网络效应和排他效应方面是相对欠缺的。美团不断地扩大自己的业务边界,某种程度上是通过业务扩张来提高自己的边际效应,但另一方面美团又面临阿里系的激烈竞争,无法形成绝对垄断,所以美团的用户资产负债表仍然需要进一步完善。
 
  最后,还是不免扯下腾讯。为什么目前腾讯的单用户价值是最高的,并且仍然给人非常高的期待呢?
 
  核心原因,我想是因为腾讯拥有最完美的用户资产负债表:最海量的用户、最低的获客和留客成本(几乎纯网络效应获客、完全的排他和垄断)、最多的用户时长、最高频的使用场景、最强的货币化能力(游戏、广告、增值、支付等)、最长的用户生命周期和生命价值(目前可见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