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力国际

当前位置:喜力 > 喜力国际 >

是否意味着会考虑归还欠乐视网的巨额债务

时间:2018-06-27 10:43 作者:admin 点击:

  五个月前,乐视网终止重组结束漫长复牌,在相关说明会上,时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曾表示,为了解决乐视非上市体系对乐视网的关联欠款,将推动用FF股权以资抵债来解决的方案。乐视网也曾发布公告,称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FF 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
 
  显然,孙宏斌至今仍未与贾跃亭达成还债共识。取而代之的是,6月25日,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00708.HK,下称“恒大健康”)公告,由许家印控制的中国恒大(03333.HK)向恒大健康提供67.5亿港元(约等于56亿元人民币)、年利率为7.6%的三年无抵押贷款,用于收购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所控制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下称“时颖公司”)100%股权,从而间接实现对FF公司45%的股权。
 
  FF获得许家印入股,让外界对贾跃亭的还债期待再起。乐视网27日晚间发布澄清称,目前无法确认FF的资金来源与公司关联方应收款项或贾跃亭未履约的相关承诺借款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关系。 公司与时颖公司、SKL、FF均无股权关系或合作关系。
 
  从恒大健康的披露来看,截至2018年5月30日,上述合资公司及FF未经审计账面值约为1.1亿美元(约7.2亿元人民币),2016年亏损5.7亿美元(约37亿元人民币),2017年亏再亏3.4亿美元(约22亿元人民币)。
 
  73亿元的关联方应收账款,目前与债务方达成以下三项抵债方案,除了乐视商城、乐视金融抵债外,乐视网称,乐视控股还以其持有的新乐视智家股权质押,为或者取得民生信托 11亿元贷款, 现这部分股权正在拍卖,拍卖所得将用来抵债。
 
  尽管乐视网股票受这一消息刺激,在6月26日开盘即涨停,但“疯狂造车”的贾跃亭拿到许家印的融资,是否意味着会考虑归还欠乐视网的巨额债务,让乐视网得以喘息?而围绕乐视网的债务,交易所也在6月25日晚间发函,要求乐视网明确关联债务解决时间表,并报备8月底即将到期的债务明细。
 
  乐视网6月4日回复深交所问询中曾称,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公司关联应收款项余额约73亿元,其中,应收账款47.57亿元、其他应收款12.03、预付账款5.6亿元。此外,在资金占用方面,截至2018年3月31日,5家乐视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达到9.44亿元。
 
  深交所再发问,要求乐视网说明公司与非上市公司体系相关债务的解决进展,是否有明确的工作时间表。
 
  对于这一问题,在6月22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曾被乐视网的股东们重点关注。在会上,现任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等表示,追讨欠款方面在积极地做一些努力。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则回答称,从去年七月份到现在为止,公司持续不断地与非上市体系进行沟通和交流,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尚未签署正式的协议。
 
  截至目前,乐视网今年已收到六份问询函,在这份最新的问询函中,交易所再向乐视网提出7大问题,而最为核心的问题指向两大方向,一是与乐视非上市体系的欠款,二则是乐视网自身即将到期的债务。
 
  资金问题能否得到妥善解决,一直是乐视网业务经营扭转的关键。一季报显示,合并报表下,截至3月31日,乐视网总资产174.52亿元,总负债186.54亿元,净资产的窟窿多达12.02亿元。不过,因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3.04亿元,尚未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发生。而2018年会否触发暂停上市的条件,还是经营好转,也在最新的问询函中被监管问及。
 
  贾跃亭有余力还款?
 
  按照恒大健康公告,时颖公司与FF原股东成立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下称“SKL”),FF及其附属公司由SKL全资控股。时颖公司持有SKL45%股权,而FF原股东(贾跃亭等)以FF集团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持股33%,剩下22%的股权预留未来的股权激励。
 
  时颖公司在2017年年末向贾跃亭与FF施以援手,今年4月,媒体报道,FF国内关联公司睿驰汽车斥资3.64亿元在广州拿地造车。彼时就有市场质疑,这背后就有恒大方面的协助。在收购公告中,恒大健康亦称,FF在广州有综合性研发及生产基地。
 
  此番拿到56亿元投资,贾跃亭是否能够腾出手来解决与乐视网的债务问题?
 
  实际上,2017年9月,贾跃亭曾为FF现身香港寻求融资,彼时FF资金链濒临断裂,贾跃亭被曝将其位于美国加州的数套房产抵押,换得资金投入FF。随后FF又爆发高层内讧,被指“没有外部融资将面临破产”。对于关联欠款,今年1月乐视网与乐视控股曾公开对峙,乐视控股称关联方欠款只有60亿,且依靠乐视金融、乐视商城以资抵债,已经偿还了30亿元。乐视网则驳斥,未经审计下,截至2017年11月30日,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亿元,涉及关联方50余家,仅依靠乐视商城偿还9290万元。而对于乐视金融,记者了解到,乐视网目前仅依靠“零对价股权转让”的方式,将相关股权在工商层面进行了变更,最终成交价格各方仍未达成共识,乐视网亦未对乐视金融并表。
 
  对于股东和监管机构关心的2018年即将到期的56.2亿元的外债,张巍表示,今年7、8月份即将到期的债务,公司正与金融企业积极沟通中。交易所则要求乐视网报备截至8月底即将到期的债务明细,包括负债主体、负债金额、到期日、利率、利息负担、融资用途等,且要求乐视网补充到目前为止乐视网债务总额、债务类型、是否存在逾期未清偿债务。乐视网26日晚间澄清称,无法确认FF的资金来源与与公司关联方应收款项或贾跃亭未履约的承诺借款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关系。截至目前,关联应收款项约为 73 亿元,针对关联债务,共达成三项抵债方案,但目前实际解决仅9290万元。贾跃亭的FF(Faraday Future)汽车公司成功拿下许家印56亿元的投资,缓解资金压力,而乐视网(30010.SZ)却仍在资金困局中挣扎,2018年到期的债务仍然是56亿元。
 
  时颖公司和恒大的投资,看似雪中送炭,但代价不小。和当初孙宏斌入股乐视网相似,许家印也向贾跃亭开出了一定的对价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虽然贾跃亭与恒大健康所持股份每股投票权是10:1,但FF如果无法在2019年一季度实现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投票优势,丢掉对FF的实际控制。这意味着,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也许只有半年而已。不顾“失信”的代价,远走海外、裸辞造车的贾跃亭这次似乎没有给自己留下退路。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贾跃亭已经8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涉及与国泰君安、平安证券、华福证券、中泰创展等债务纠纷。第一财经记者统计,仅这五家,贾跃亭所欠债务就逾30亿元。
 
  2018年之初将债务问题交给妻子甘薇全权处理,甘薇对外宣称成立了债务小组,实现了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不过记者也发现,因与中泰创展等的债务纠纷,甘薇也已3次上榜失信人名单。此外,乐视控股、乐视体育、乐视移动等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已近30次上榜失信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