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力国际

当前位置:喜力 > 喜力国际 >

部分网络平台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及红线

时间:2018-04-14 09:56 作者:admin 点击:

  一方面,多个直播平台先后出现“造人”“黄鳝门”“脱衣”等色情事件。另一方面,直播平台一度成为赌博的“宣传”和押注阵地。此外,多个直播平台推出竞猜环节,被部分受众质疑有打赌博擦边球的嫌疑。
 
  “最开始不是这样的。后来平台变大就变low了。”北京某高校学生李桐从2014年开始玩直播,他发现目前排前几的直播平台都在变low,却找不出原因,“不过说真的,我从没见过素质这么低的平台能这么火,不,应该说我从来没见过一群素质这么低的人能这么火。”
 
  “实际上我国资讯类网络平台通常是先变low、变乱,体量才急剧膨胀。把人们内心深处那些最本能的欲望挖掘出来消费,是网络平台生意规模化的基础。”一位从事网络视听服务组织的专业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了症结所在,并纠正了李桐的逻辑。
 
  不管是先做大平台还是先变low,直播平台内容乱象都是不争的事实。
 
  2016年起,有关部门开始着手整治相关平台,同时要求各大平台进行自我监管。但即使是超管(直播间的管理员)24小时盯着直播间,“漏网之鱼”仍随处可见。2014年ACFUN生放送平台正式更名为斗鱼 TV。凭借游戏视频直播的细分定位,很快抢占了极大的市场份额。但随着虎牙、熊猫TV等平台的涌入,一家独大的局面很快被打破。到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各类直播平台已超过300家。
 
  部分主播为逃避监管开始了午夜场色情直播,赌博信息在直播平台仍有迹可循。4月初,有网友在b站上发现了购买大麻等毒品的联系方式,经举报被平台迅速删除,但所有人都清楚,此类现象并不会因此消失。
 
  除了庞杂纷乱的内容,平台之间的“水军”战同样饱受诟病。据CNNIC第41次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7.72亿,其中网络直播用户4.22亿,占到网民总数的一半以上。
 
  随着平台和用户数量的激增,直播弊病逐渐暴露出来。
 
  各平台会雇佣水军制造声势自我宣传并黑化对手,这些水军遍及微博、头条、直播等流量高地。
 
  在知乎上,一位斗鱼前员工做了一个统计,今日头条上12家与斗鱼平台有经济往来或疑似合作关系的自媒体稿件总数为1107篇,其中853篇称赞斗鱼及其主播。对虎牙熊猫的报道中有178篇是负面的,没有正面报道。“换一个角度想,斗鱼有着行业内绝对领先的宣传意识。”该员工补充道。
 
  不光是水军的混战,重金挖主播更是各直播平台的“拿手好戏”。
 
  2016年,虎牙曾以3年近一亿的高价先后从斗鱼挖走两个流量游戏主播。随后,陌陌、熊猫等平台也开始重金撬动各平台墙角。行业内“挖角风”盛行,合约期内高薪恶意挖角事件愈演愈烈。
 
  高薪挖角的“烧钱”模式持续发酵的背后,是资本的角逐。
 
  资本角逐
 
  2016年被誉为“中国最全能女解说”Miss大小姐跳槽虎牙时,雷军作为虎牙母公司欢聚时代的天使投资人,曾在微博上公开为其背书。
 
  2017年5月,虎牙宣布获得A轮7500万美元融资后,再次加快了“挖人”速度。
 
  2018年3月6日,欢聚时代发布的2017财年全年报告显示,虎牙实现盈利,全年营收达20.6亿元。这让虎牙2017年以来持续疯狂的挖人行为,有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斗鱼。
 
  2016至2017年,斗鱼先后完成了三轮大融资。其中两轮由腾讯领投,融资金额约22亿元人民币。而2017年上半年完成的D轮融资,让斗鱼引入了国资和银行系资本。随之,斗鱼“挖人”也进入加速度阶段。从2017年年末算起,短短四个月,斗鱼平台用高薪从各平台挖走了9名大主播……
 
  3月8日,斗鱼在准备上市前收到了腾讯6.3亿美元的单独融资。至此,斗鱼总融资额超60亿元人民币,公司估值超百亿。
 
  各平台通过不断“烧钱”获得更多融资的模式,看起来确实卓有成效。
 
  资本在直播市场不断做大,却没有惠泽整个直播市场。直播平台头部化趋势显现,大量中小直播平台陆续退出市场。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报告,2017年直播行业共发生17起融资并购,涉及16家直播平台,总金额超100亿元。
 
  头部化趋势下,格外惹人注意的是腾讯在直播市场的运作。
 
  在斗鱼和虎牙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腾讯不仅成为斗鱼的重量级股东,更在虎牙获得了购买虎牙剩余股份的特权:购买虎牙剩余股份,最多达到50.1%的控股权。除此之外,腾讯旗下还有企鹅电竞和NOW直播,前者活跃用户达363万,仅次于熊猫TV。
 
  4月10日,腾讯宣布其原创短视频平台微视将重新回归。直播市场或将再起波澜。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随着几家主流游戏直播平台的IPO,网络直播将进入寡头时代。
 
  除此之外,成立9年的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和成立8年的爱奇艺先后成功赴美IPO。全民直播领域,斗鱼、映客、花椒等接连抛出赴港上市的计划。
 
  投资机构看似到了着手收割的时候,可直播平台乱象丛生仍是现状;水军依然盛行;大流量主播也还是各大平台争相抬价哄抢的对象。
 
  “对优质内容的争夺,会是一个永恒的现象。”上述专业人士认为,高薪挖角的现象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整个行业的毛利润水平趋于一个均值。到那时,直播行业可能出现极化现象,赢者通吃。但此过程中,有耐心的战略性投资人,恰恰需要规范地监管。
 
  “资本并非站在监管的对立面。”该专业人士强调,“而此前快手等网络平台被约谈恰恰说明其所作所为已经触及中央的底线。中央并未断绝这些平台的生路,但他们的确需要好自为之。”
 
  对于监管往往滞后于发展的问题,该专业人士直言,平台运营者及投资方应秉持一个简单的原则: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这些直播内容是否适合你的子女?